开启“附近的人”功能2018年10月6日

2018-10-06 17:51:00
jingcaiadmin
原创
16

  8月23日,民警查明了黄某在民安街道租住房屋的具体位置,准备实施抓捕。正在门口商议抓捕方案时,民警隐约听见黄某在屋内自言自语“外卖怎么还没到”。民警相视而笑,等到送外卖的小哥后接过外卖敲门。被抓获时,黄某正在微信上用李阿妹的身份与男性微友聊天。

  肖某靠做泥瓦匠为生,多年来省吃俭用存下了三万余元存款全部转给了李阿妹,还在亲朋好友处借债三千多元,涉案金额共近四万元。

  9月28日,龙山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来到县看守所,依法对犯罪嫌疑人黄某宣读逮捕决定书。黄某听完后沉默地在通知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至此,龙山县公安局8月下旬破获的系列电信案进入新的办案程序。

  黄某,男,三十多岁,妻子在外打工。黄某七十多岁的母亲在家帮忙照看孩子。而黄某经常不在家,与一女子在民安街道某小区租房同居。

  李阿妹何许人也?看着肖某期望的眼神,民警心里也没有谱。近年来,随着经济的迅猛发展,非接触式的电信网络来势凶猛、愈演愈烈,已成为影响社会稳定和导致人民群众安全感下降的突出治安问题。受害人群广、涉案金额大、成本低、传播速度快,该类案件犯罪手段逐渐隐蔽,犯罪工具技术性含量不断提高导致侦查难度不断加大。

  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指出,犯罪行为人只要实施犯罪行为,必然会在犯罪现场直接或间接地作用于被侵害客体及其周围环境,会自觉或不自觉地遗留下痕迹。刑侦大队、侦查实战中心、反电信中心民警多渠道展开侦查。通过大量工作,所有证据指向城郊社区居民黄某。

  9月28日,龙山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来到县看守所,依法对犯罪嫌疑人黄某宣读逮捕决定书。黄某听完后沉默地在通知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至此,龙山县公安局8月下旬破获的系列电信案进入新的办案程序。

  一等再等,李阿妹终究没有露面。肖某起了疑心,要李阿妹还钱,不然就报案。李阿妹表面答应还钱,却当即删了肖某的微信。深受打击的肖某来到公安机关报案。

  找到女朋友后,肖某多次邀请李阿妹见面商量结婚的事,李阿妹均用不同的借口拖延。短短一个月内,李阿妹以自己头部长瘤需要做手术、母亲生病住院、母亲过世办丧事等借口从肖某处骗取了近四万元。不疑有诈的肖某十分担心命运多舛的“女朋友”,他给李阿妹拨打微信视频,只听见“女朋友”的声音。李阿妹说手机摄像头坏了,要他不要担心,她忙完了就当面和他商量婚事。

  2018年3月下旬,龙山县石牌镇某村村民肖某通过搜索微信附近的人添加了一个名叫李阿妹的微信好友。李阿妹自称自己是龙山桂塘镇人,离异,三十多岁。一直单身渴望婚姻的肖某便经常和李阿妹聊天,得知李阿妹当天过生日,平时省吃俭用的肖某特意给李阿妹发红包庆祝。4月初,虽然两人从未见面,却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此后,李阿妹经常以急事为借口找肖某要钱,肖某有求必应,每次都给李阿妹发200元左右的微信红包联络感情,最终打动李阿妹芳心,李阿妹答应和肖某结婚。

  “我每次都很小心,骗完人就会把好友删了,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找到我了。”落网后的黄某对自己冒充女性实施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2017年下半年,黄某看见有男微友给同居情人田某发红包,遂产生冒充女性骗男微友钱的想法。他清空了微信里所有数据及好友,把自己的微信资料改成女性性别及身份信息,在微信个性签名里写一些引诱人和其联系的话,开启“附近的人”功能。添加男微友后,便以自己或者家人生病、死亡等理由,索要红包、骗取钱财。截止被抓时,黄某的微信里有50个好友,其中48人均为受害人或作案对象。黄某已经记不清楚自己一共骗了多少人,累计涉案金额5万多元。

  8月24日,黄某被龙山县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9月28日被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微信红包群
微信: 红包计划群
地址: 微信红包时时彩群